贵州省仁怀市茅合酿酒(集团)有限公司
085122333777 13595281167
七星彩秘诀文苑
七星彩秘诀文苑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 |  七星彩秘诀文苑  |  七星彩秘诀文苑  |  详细内容

成义传奇

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8-14    作者:匿名   文章来源:来源于互联网

  •   

  •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翼王挥师走赤水 清妖纵兵焚茅台

    盛极而衰,否极泰来,世间万物之理也。华夏文明于大宋而至巅峰,此后每况愈下。满清所谓康乾盛世,多为粉饰媚语,更与百姓何干?反倒将我炎黄子孙之血性气节磨损殆尽,养出几分奴性。至清道光、咸丰帝之时,闭关锁国、妄自尊大引来列强觊觎;盘剥日重、贪腐愈甚终使民怨沸腾。咸丰初年,洪秀全于广西金田揭竿而起,三年后定都天京,建"太平天国",自号"天王",大有覆灭满清,鲸吞天下之势。不料这天王却是个短视之辈,自此沉溺酒色,荒淫无度,以致祸起萧墙,自相残杀。将士离心,人人自危。却恼了一位英雄——这便是曾逼得曾国藩投湖自尽,被其视为"诸悍贼之冠"的翼王石达开!翼王提兵靖难,虽扫除奸佞,家眷却尽被屠戮,又遭洪秀全嫉恨,危在旦夕,不得已逃离京城,遂领数千亲军西进,乃扬鞭立誓,锐意入川,别创基业。

    这翼王文韬武略无所不精,乃太平天国"首义六王"之一。十九岁为左军主将,二十岁封王,曾于二十八日内取千二百里城池,百姓赞称"非是城豆腐,人是铁丈夫"!左宗棠目为"贼之宗主,我所畏忌者也"。翼王视财帛美色如粪土,唯有一好——征战之暇,最喜饮酒——便是这一好无意中成就一段传奇。

    且说翼王转战数省,沿途云合景从,兵至二十余万。这年咸丰帝驾崩,同治登基,翼王遭清军重兵围堵,只得辗转腾挪于赤水两岸。这日攻打仁怀县城,久攻未下,翼王不免焦躁,展开地图,突见茅台村字样,心中一动。数年前翼王正与湘军鏖战,相持日久,正值胜负难料之际,颇为郁闷。忽有几名大汉求见,自称是奉"三合营都统大元帅"刘汉忠之命前来求翼王相助,送来数瓮烈酒。翼王舀了一勺入喉,大为赞叹,当即开席宴请来客。不觉已是子夜,酒意渐酣,翼王胸中豪情陡发,登临高台长啸不已。啸声方罢,却见微末之处清风徐起,眨眼间风势大作。翼王抚掌大笑,当即升帐传令,急遣小舟火攻,破开湘军水师大营,乘势总攻,大获全胜。之后,翼王仔细询问美酒来历,得之乃是赤水边茅台村所酿,只是当地酒坊老板不肯献出家财,恼了首领,遂捣毁大半酒坊,劫掠而去,顺手抢了百余瓮酒。翼王闻言不快——那刘汉忠辈皆拜"无生老母",其信徒分为黄、红、白三号,多次起事于西南诸省,多事剽掠,既与己信仰不合,又不耻其所为,便草草应付了事。想起此节,顿时齿生酒香,心痒难耐,遂舍了仁怀,兵发茅台。

    须知到咸丰初年(1850年),茅酒名声渐起,有诗云:"秦商聚茅台","酒冠黔人国",由此可见一斑。此时茅台村才遭劫掠不过数年,只三五家酒坊恢复生产,村民乍见军旅,四散奔逃,待得看清翼王旗号,才放下心来,慢慢聚拢。翼王好言抚慰,令部下给村中鳏寡发下银两,招呼村中长者闲坐。翼王英名远播,村民仰慕已久,如今亲眼得见,自是尽出家藏陈酿劳军。当晚大军扎营,于开阔处燃起篝火,军民共欢。只见翼王抱起酒瓮,拍开封泥,虎颔略俯,运气一吸,酒浆便如青练般飞入口中。复见酒瓮渐高齐眉,酒似飞虹倾出——酒道有言以高就低吸纳谓之吞,自高而下承和谓之饮。翼王自幼习武,内外兼修,这般饮法,也是童心偶发——众人见状,轰然叫好。突听一声大喝:翼王,你想毁了此地吗?抬眼望去,却是一名光头道装老者。有那口快的忙道:翼王千岁莫怪,此人已在后山隐居不知年数,精擅医术,预知祸福,不僧不俗,半道半儒,最爱杯中物,自称"酒夫子"。翼王抱拳请教,"酒夫子"不假辞色:翼王大军驻扎茅台,若朝廷军至若何?翼王正色道:此地群山环绕,地势险要,乃川黔咽喉,我扼守要津,清妖焉能得好去?"酒夫子"道:素闻翼王爱民,敢问两军交战,百姓必遭涂炭,翼王于心何忍?翼王支吾道:清妖跳梁小丑尔……"酒夫子"盯着翼王端详片刻,摇头叹道:满清虽气数已尽,可惜翼王却是看不到了……终是苦了无辜!翼王悚然,见四方村民面露惧色,思量片刻,慨然道:尔等无忧,明晨本王便引兵离开……话音未落,耳听炮声乍响,火矢纷飞,顷刻间酒坊民居都被流火引燃。翼王怒急,飞箭传书清军斥曰"无心失火,尚应奔救恐迟;有意延烧,何以凶残至此!"无奈寡不敌众,翼王只得率众突围。远望茅台村陷入一片火海,翼王心痛不已,遥遥叩首谢罪。月余之后,大军至川滇黔交界之镇雄古关整兵。翼王在藏兵楼内苦思三日,登顶四顾心茫茫,忍不住一股英雄不平气,遂以随身所携最后一瓮茅酒祭奠战死将士,欲剑指四川,北上做最后一搏。

    英雄赴死为成义 孝子寻酒起烧坊

    暂不言英雄末路之事,且说数月前贵阳城里,盐商华联辉正在醉阳春酒楼之上为祖母彭氏做寿,突闻楼下喧哗不已。华联辉下楼打探,见一群清兵闯入捆了俩人而去,墙上墨迹斑然,跑堂小二提了桶清水正在刷洗。老板看见华联辉,将他拉去账房耳语一番。华联辉向彭氏禀明端详——却是楼下两个秀才醉酒,议论翼王败走茅台事迹,不知轻重,将翼王酒后诗句写在墙上,被人检举。彭氏问:是何样诗文?华联辉低声诵道: "千颗明珠一瓮收,君王到此也低头。五岳抱住擎天柱,吸尽黄河水倒流。"却见彭氏片刻之间恍惚出神,此后无论何人敬酒再也不饮。华联辉苦求之下方知原委——当年彭氏婚宴所饮便是丈夫购自茅台。二人琴瑟偕好,自此家宴非茅酒不饮,然世事变迁,已久不知茅酒之味。此时记起茅酒醇香,更念夫妻深情,故闷闷不乐。华联辉是个出了名的孝子,既知情由,焉能坐视。当即不顾劝阻,决意亲赴茅台,为祖母寻酒。

    华联辉船行赤水,直奔茅台。此行七分是为寻酒,三分是别样心思。华家本是江左豪门,其后家道中落,遂迁遵义。华联辉兄弟二人,联辉居长,字柽坞;弟国英,字健庵,皆聪颖好学之人。华联辉习得满腹诗书,不忘华夏正统之念,又最恶八股,目睹满清腐败,功名之心渐淡,眼见家境日窘,为国英安心读书计,便再迁贵阳,做起了盐商。太平天国起事,清廷严禁舆论传播,终难塞天下悠悠之口。翼王名动天下,华联辉仰慕已久,常有投效之心,又放不下一个"孝"字,只恨不得翼王一战功成,彻底摧毁满清。此次得知翼王征战于赤水沿岸,不由心中侠气鼓荡,暗存了结纳之心,于是星夜兼程而去。不料沿途时见浮尸,血殷江岸,心下骇然。到得茅台村,更是满目焦土,遍地瓦砾,不见人踪。眼见得寻酒无望,更不知翼王兵发何处,华联辉不免焦躁。茫然间突闻狗吠,举目四望,隐约可见北山林里有人向下窥探,片刻间有了计较。

    仁怀地区缺盐,华联辉便在茅台设下"永隆裕"盐号。此后一个月内,陆续运来粮食、盐巴等物资,派人手唤出藏匿村民,助其重建家园,低价售盐,很快取得村民信任。随后,华联辉买下村里唯一未被全部烧毁之建筑,穷尽其力找回幸存之酿酒师,建起废墟中第一座烧坊。取了盐号中一个"裕"字,名为"成裕烧坊"。时为1862年冬月。

    烧坊初成,重阳方过。此时赤水转清,河谷高粱始熟,正是茅台酿酒第一次下沙之时。只见村民齐聚,在河边摆上牺牲供果祭拜神明,取出藏于灶坑幸存的麯饼,碾碎高粱,升甑引火,投麯下料。华联辉此时便做了甩手掌柜,一切全凭酒师吩咐,自将糖果分发村童,倒做了孩子王。一个时辰后已是麯香四溢,蒸汽升腾。忽见"酒夫子"自山间走来,朝华联辉打了个问讯。华联辉上前寒暄,却见那"酒夫子"心不在焉四下打量,忽地绕着烧坊疾走一圈,转回来盯着华联辉半晌不语。华联辉养气功夫甚是了得,躬身道:敢问道长有何见教?"酒夫子"不答反问:这烧坊是何人勾画布局?华联辉道:是在下亲为。"酒夫子"鼻孔朝天斥道:堪舆之道奥妙无穷,学得一枝半叶就敢卖弄,哼哼……华联辉知道遇见了高人,更是放低身段请教。"酒夫子"也不谦虚,领着华联辉环村边走边说。原来这茅台村风水极佳,赤水到此分流呈九曲环保之势,玉带缠腰,山锁烟霞。山如主,水如宾,宾主雍容,情味相投,灵气聚而不散,实乃旺人旺财之风水宝地。华联辉所建烧坊选位本是不错,只是大门朝向出了问题——门朝东南,乃属木火。木能生火,亦有兴旺之功。偏偏此地方遭兵火,烧毁坊南林木一片,东方木桥一座,使得地火燥烈,阳气过盛。若不更改,日后必有走水之虞,且损主人寿命。华联辉忙求解救之法。"酒夫子"踌躇道:烧坊所在,灵气最浓,于此酿酒,必远胜他处……除非迁址重建。华联辉道:寿乃天定,只求避得无妄之火,酿得好酒,休论其他。"酒夫子"也不多言,从袖中拿出一串玉珠,到烧坊内寻得几处方位,各埋下玉珠一粒。临别又对华联辉道:几分阳寿,换来百世之功倒也值得。说罢扬长而去。

    再说翼王北上,一路势如破竹,直至大渡河,正欲跨河入川之际,可惜天时不在,忽降暴雨,昼夜不停,云散之际,满清二十余万大军已然合围。眼见大势已去,翼王不忍袍泽无谓牺牲,欲以一己之命换取麾下平安,遂牵手五岁幼子单身赴清军大营束手就缚。麾下将士在翼王严词之下黯然遁去,唯近千亲兵宁死不离。正所谓"穷途纵有英雄泪,空向西风几度挥"。不久,翼王被绑赴成都凌迟处死,幼子及亲兵尽被处死。翼王受刑之际神色不变,观者无不骇然叹服。

    华联辉得知消息已是大半年后,默诵翼王赴死之言:"求荣而事二主,忠臣不为;舍命以全三军,义士必做!"感叹再三,不日启程赶赴茅台,在赤水边焚香洒酒,祭奠翼王。礼毕,让人取下摘下"成裕烧坊"酒旗,换上一面写着"成义烧坊"四字的匾额。众人不解好端端一个"裕"字何以改成"义"字,全不晓华联辉作此改动只为纪念翼王慷慨赴死之高义——后世亦常为此困惑,盖因这一字之差便没了酒坊、商号味道,无一丝商贾富贵气象。 "成义烧坊"自此名扬于世,酱香酿酒秘技得以涅槃重生,走向辉煌。

    儒商常怀侠者气 酒瓶乍破世留香

    到得来年取酒,先自装了一坛给彭氏品尝。彭氏喝了一口,却道酒味寡而不醇,枯涩洌喉。华联辉赔笑:酒师傅原说过须得洞藏三五年后再行新旧勾兑方是美酒。彭氏道:前人说北方喜新酒,南人重陈酿,原非虚言。那便听酒师傅的,又不急在一时。华联辉听命吩咐下去,让烧坊择料务须精细,其他依足规矩办理。自此华联辉专心经营盐号,数年间挣下一份好大家业,无论坐贾行商,尽知"永裕隆"字号。到第五年头上,烧坊送来成酒,彭氏饮之大喜,赞道似乎比之当年所饮更胜一筹。华联辉了却一桩心事,也自高兴,拨出银两赏了烧坊众人。时值春节,华联辉亲赴茅台,为"酒夫子"送去数瓮美酒——自此成为规矩。此后"成义烧坊"所酿便专供华家饮用,逢年过节,亲友走访,皆用此酒,饮者无不叫好。渐渐名声远播,求购者络绎不绝。到得同治十年(1871年),华联辉已是为贵阳名商,又喜得贵子,满月酒宴之上,当众宣布将扩大烧坊规模,所酿之酒定名"回沙茅酒",行销于世。

    "回沙茅酒"初由盐号各分店销售,遍布黔滇川三省,虽产量有限,却口口相传,声誉日隆。华联辉此时拗不过彭氏几番严命,将盐号、烧坊业务交给得力人手打理,自己大半时间在家读书以应付科考。温课之余,抱子玩耍一番,倒也安心。到了光绪继位(1875年),新开恩科,华联辉中了举人,阖家欢庆,彭氏更是喜不自胜。两年后,丁宝桢出任四川总督,力邀华联辉助其改革盐政。华联辉走马上任,施用新法,扫除弊端,不数年使百姓食平价之盐,官府增税收之利。清廷欲以知府衔留其在四川补用,华联辉坚辞不受,执意返回贵阳兴办学院。此时国运日衰,列强虎视眈眈而国人浑浑噩噩,华联辉深感开启民智乃当务之急,决心兴办书局,传播现代文化。其精选开阔视野,启迪智慧书目,印制成册;或车载或随身携带,听闻又贫困好学者即无偿相赠,事必躬亲,唯恐遗漏。终至累倒,沉疴复发。春节日近,天气愈寒,华联辉将华之鸿唤到床前,执手嘱其"博施济众,求有济于世",且告知切勿改动烧坊布局,每年正月十五以前务必亲去茅台为"酒夫子"送酒。言罢辞世,年方五十二岁,时为1885年1月。

    华之鸿子承父业,青出于蓝,更是经商奇才。年未加冠便接手家族商号,风生水起,很快成为黔省第一富商。更将父亲遗愿归结为"振兴实业,投资文教,以济民生。"十二个字。此时,因"回沙茅酒"风行于世,跟风者渐多。光绪五年(1879),仁怀富绅石荣霄、孙全太联合盐商王立夫建起"荣和烧坊"(最初三人各取一字,名为"荣太和"),借地主之利与"成义"相抗。华之鸿秉承父志,本是一门心思放在振兴文教上,耗巨资兴办了"文通书局",事务繁多,对盐号和烧坊生意一概放手交由老掌柜们打理。烧坊掌柜眼见"荣和烧坊"坐大,抢去许多生意,心急火燎,不停去华之鸿耳边嘀咕。华之鸿只得分出心思,一方面加大烧坊,多聘营销人手,一方面依托华家广阔人脉,寻访酿酒名师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不久寻得祖籍同为江左的郑氏兄弟投效。郑家兄弟身怀祖传酿酒绝技,尤擅不同香味窖酒勾兑,使得"成义烧坊"如虎添翼,成义"回沙茅酒"终独领风骚。

    1915年,华之鸿得知将在巴拿马举办"万国博览会",即游说官府为"回沙茅酒"报名参加。"荣和烧坊"闻讯亦申请加入。年底,两家烧坊同以"茅台酒"之名入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。可惜当时国府对此可有可无,拨付资金极少,展台布置平平,且商家极少对商品包装意识,故中国展台参观者寥寥。眼看博览会即将落幕,"茅台酒"参展者郁闷之下开始收拾行装。刚巧几个洋人簇拥着一名西班牙贵妇走过。却见那贵妇目光扫过展台之际神情一变,宛如小儿见到喜爱的玩具一般,立时快步走来,将一瓶"茅酒"拿起端详。此时"回沙茅酒"用紫圆罐盛酒,很土气。商标以红纸木刻板刷印黑字:"某烧房回沙茅酒",左右两边印有"货真价实,童叟无欺"八字。瓶颈的封口用猪尿包皮,极易损坏。成义送展之酒更有凸起回纹,颇具苗人织锦风格。贵妇比划半天,通译才搞明白贵妇酷爱收藏东方土风器皿,欲购此瓶。任凭参展人员百般解释,需以酒价购买,贵妇只是不听。边上一名戎装洋人出言奚落,称中国之酒只配给下等人喝。参展者心生不忿,倒出一杯酒递去。戎装洋人举杯鼻下一嗅,突然打个喷嚏——要知西洋名酒多为干邑,香味虽浓,却脱不了胭脂气,何曾见过"回沙茅酒"这等沛然凛冽之香。贵妇吓了一跳,乃酒瓶失手坠落,一时酒香四溢,缭绕大厅,引得观者如堵,纷纷索酒品尝,交口称赞。后经评委审议,颁以名誉勋章金奖和"世界名酒"称号。得奖后两家烧坊为荣誉归属发生争执,诉讼不断。经贵州省公署裁决,奖章、奖凭(状)存放于县商会陈列,"成义荣和两户均系曾经得奖之人,嗣后该两户售货仿单、商标均可模印奖品以增荣誉"。

    民国十五年(1926年),桐梓系军阀周西城执掌贵州,向"成义烧坊"大量订购"回沙茅酒"作礼品,却对酒瓶样式、包装颇有微词。华之鸿求教于"文通书局"诸位先生,打破陈规,改用便于运输之筒形瓶,商标亦随之更新,以道林纸石印白底蓝字,一分为三,贴正、背面及瓶口。正面框内简单介绍酿造工艺,文字引人入胜,特别强调"回沙茅酒"曾荣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奖。封口则做圆形阳文印章样式,钤有"成义"字样。新制式茅酒问世,大受欢迎,"成义"所出尽被黔省上层抢购,以致外省显贵欲求一瓶而难得。

    一念遁世青灯影 三足鼎立浮云意

    1929年,贵阳人周秉衡开设"衡昌烧坊"。此人原有"天福公"商号做鸦片生意,专走偏门,擅寻邪路,攒下好大一份家业。民国严禁鸦片,无人敢公开买卖,做走私行当,势难与军阀抗争。一日,周秉衡浏览小报,见一联曰"内政方针有官皆桐梓(周西城及其属下皆为桐梓人氏),外交礼节无酒不茅台",似有所悟,苦思良久,决意涉足茅台酿酒行业。

    "衡昌烧房"建厂伊始,便修建一十七个大窖,规模超过"成义"。周秉衡来势汹汹,眼看双雄并峙要变成三足鼎立,"成义"、"荣和"两家掌柜顿有白刃加身之感。华之鸿诗书传家,身在商界而心怀济世之心,与"荣和"纷争难免,却抱定和为贵心思,尽管酒窖两倍余"荣和",也不急于扩大生产;"荣和"有地主之利,比不过华家交游广阔,遇事也留足余地,存三分薄面。此时见猛龙过江,石荣霄便与华之鸿商议何以待之。华之鸿面上草草应付石荣霄,便将此事置之脑后。"荣和"按耐不住,率先出手,勾连地方帮会设置障碍,加以阻挠。奈何周秉衡专以钱财铺路,买通官府,迅速摆平,两年之后终于开张。

    周秉衡自觉立住脚跟,便犯了做偏门者之恶习,一方面大量抢购囤积原材料,一方面挖两家烧坊墙角。"成义"酒师及熟手禁不住诱惑,跳槽投身"衡昌",终于惹恼华之鸿。"成义"状告"衡昌",官府出面扣押酒师,且酒师具结承诺日后不得再为"衡昌"做事,对"衡昌"处以少量罚款以示惩戒。周秉衡此时方知华家根基深厚,远非自己可比,于是备下厚礼,托关系向华之鸿赔罪。华之鸿向以君子之心度人,也不为己甚,只劝其谨守本分,勿妄生事端。周秉衡遭此棒喝,略为醒悟,不料"天福公"之鸦片走私被一方军阀设下圈套。惹下泼天祸事,导致商号破产,只得将"衡昌"流动资金挪去还债,被迫解雇了工人,只留下酒师、帮工各一,勉强维持生产。

    华之鸿自辛亥革命后出任贵州财政司长兼任贵州银行总经理,成为政、商两届要人,"平生自奉极薄而性好施与",尝言"钱财乃身外之物,用之当则为福,用之不当则为祸",其家财大部分用来兴办"文通书局"及造纸厂,所耗资金实为民国第一。奈何军阀混战、国共分裂接踵而至,局面日益混乱。华之鸿家业虽大,也禁不住军阀百般巧取豪夺。其最耗心血资金的造纸厂竟被军阀强行接管改为军械制造厂。华之鸿无力抗争,心灰意冷,天地茫茫,竟生出无所适从之感。这年正月初五,华之鸿驱车茅台,携美酒来到"酒夫子"隐居处,唯见空瓮堆积,"酒夫子"已不知所踪。复见璧间书有一谒——"恶人总骑善人头,彼岸原是此岸头,魔佛也知辨凶吉,丢得小头存大头"。华之鸿默诵三遍,长拜而去。返回贵阳,华之鸿立刻辞去所兼各职,让儿子华问渠接掌家族生意,宣布皈依佛门。1924年,华之鸿在贵阳建成大觉精舍为私家禅院,礼迎天台宗名僧天曦法师为禅院主持,并请天曦为长女及幼子披剃为居士。1934年3月7日,华之鸿病逝,与子华问渠辞别之际并无多言,唯指墙上"酒夫子"谒语示之。

    华问渠自幼好学,有祖传谦谦君子之风。接掌祖业之后,逐步扩建烧坊规模,以书局售书渠道营销,成果显著。1936年,川黔、滇黔、湘黔公路陆续建成,茅台酒外销渠道畅通。当此际,除"成义"之外,另两家烧坊均发生重大变化。石荣霄本是石家继子,本姓王。至此恢复原姓。三家股东里,孙家早已退出,王立夫亦遭石荣霄排挤,列名而已,"荣和烧坊"始由石荣霄一家独掌。"衡昌烧房"惨淡经营,艰难支撑,1938年,不得不以烧坊入股与民族资本家赖永初合资组建"大兴实业公司"。赖永初深谙近代商业经营技巧,手段老辣,不出数年便利用种种手段,迫使周秉衡低价转让股份。1941年,赖永初将"衡昌烧房"更名为"恒兴烧房",扩大生产,致力于开拓外省销售,产能数度领先。

    1935年3月16日,红军三渡赤水,途经茅台,"成义烧坊"献出窖藏陈酿劳军。为保护民族工商业,红军贴出告示,文曰"我军只能在酒厂公买公卖,对酒灶、酒窖、酒坛、酒甑、酒瓶等一切设备均应加以保护,不得损坏,望我军全体将士切切遵照"。大军开拔之时,又将茅酒装入水壶、竹筒、皮囊相赠。——对缺医少药的红军来说,这是他们清洁伤口的最佳良药。漫漫长征路,红军纵有医生无良药,伤患每每以酒液清洁创口消毒。于今,红军四渡赤水纪念碑上镌刻着茅台乡亲与红军依依惜别之场景,人群上方飘扬着"成义烧坊"金字酒幌——此乃纪念碑上唯一铭刻之民族品牌。

    抗战爆发后,沦陷区民众纷纷逃往大西南,贵阳遂成交通枢纽。川黔滇三省达官云集,人口陡增。华问渠筹集大量资金,招揽流亡学者教授冯友兰、顾颉刚、竺可桢数十百人等成立编辑所,编纂多种丛书、海内外典籍,成绩卓然。当此时,"回沙茅酒"成为军政大员豪族富贾交际宴请必备之物。1942年3月,抗日名将戴安澜帅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,出发前,下令军需官采购"回沙茅酒"为随军酒,引起轰动,一时间"回沙茅酒"声价倍增。华问渠顺势而为,立即扩建烧坊"成义烧坊",不料无意中毁弃了当年"酒夫子"埋下的玉珠。也是该此一劫——华之鸿晚年郁郁,于身外事了无兴趣,却忘了传下祖训。1944年,"成义烧坊"遭遇火灾,损失惨重。华问渠破而后立,再次进行大规模扩建,酒窖增至18个,产量达42,000余斤。只是三家烧坊生产规模大体一致,设备无甚差别,无非窖坑、烤酒之煤灶、天锅、甑子、坛子等。皆喂养马匹,以马拉石磨磨小麦以为制曲之用,故谁也无法一家独大。

    新中国成立伊始,便专门电令贵州做好民族工商业之保护并购事宜。华问渠思想进步,积极协助政府落实政策。1951年秋,仁怀县人民政府欲收购三家烧坊组建国有酒厂,华问渠欣然从命,政府遂以人民币1.3万元将"成义烧坊"资产购买,更名为"贵州省专卖事业公司仁怀茅台酒厂"。"荣和烧坊"、"恒兴烧坊"两家股东却颇为抗拒。"荣和"老板更逆流而动,被政府清算旧罪镇压,烧坊遭没收;赖永初屡犯新错,锒铛入狱,烧坊亦被合并。1952年,茅台镇之烧坊"酒酒归一",三家烧坊的明争暗斗也至此画上句号结束。

    传承古法郑家子 光大宗门方老七

    "成义烧坊"的字号虽就此尘封,但其古法手工酿酒技艺却因为几位大师的执着而得以传承。三家烧坊的酿酒师一同进入茅台酒厂工作,其中赫赫有名的就是——郑永福、郑义兴、郑银安三位大师,这已是郑家酒师在茅台的第六代传人。茅台酱香酿造工艺渊源久远,但将古法工艺归纳甄别进而确立为不易之规,奠定现代酿造工艺基础,历代郑氏酒师居功至伟。

    前文已述,郑家酒师初至茅台便投入"成义烧坊":有姓名可考者首推郑艺成,自云乃郑家酿酒绝技第四代传人;其后裔郑应才为第五代,时约1915年前,获金奖之茅酒便出自郑应才之手;郑义兴与郑永福同为第六代传人,但师从不一。须知自郑应才开始郑家酒师在茅台开枝散叶,分别进入三家酒坊任酒师,但因效力烧坊不同,悟性有差,又囿于传承规矩,彼此间殊少交流,于酿酒、调酒之技虽各有所长,不免有了高下之别。

    三坊合并前,郑永福大师与其父均在"成义烧坊"任职。当年"成义烧坊"员工多次被挑拨闹事、跳槽,唯郑大师父子不为所动,故深得华家器重。郑大师平生最大乐趣就是钻进作坊,摆上十几只粗瓷碗,将不同位置、年份之酒分别倒入碗中,却不忙勾兑,而是屏息静气,闭目轻嗅。或起身绕桌徐行,或开门闭窗,身处不同气流走向复深嗅之。良久之后,左手擎一粗瓷坛,右手动作翻飞,择桌上数碗酒浆倒入坛中,多寡不均,顷刻间调兑完毕。郑大师少交际,寡言语,平生唯一挚友,乃酒厂一方姓酒师。两家为世交,战乱时期多有互助,接下深厚情谊。故此,每当郑永福于调酒之道有所领悟,便欣欣然携酒至方家与方师傅共品,间或杀上两盘象棋。方师傅性格豪放,言语无忌,棋艺不敌时常用盘外招数,郑大师从不着恼,只是棋上用力。时常方师傅眼看兵临城下,便拂了棋局,斟酒碰杯。时值文革,举国造反串联,酒厂生产断断续续,酿酒师们空闲得紧。这日,郑大师与方师傅杀得正酣,突然酒瓶告罄,刚好方师傅8岁的儿子方廷本也在一旁观战,便被抓了差去镇上借酒。过不多时,方廷本抱着几个大小形状不一的瓶瓶罐罐回来,却不忙斟酒,回屋取出一个空坛,将抱回的瓶罐排开,逐个嗅过,再依次将酒倒入坛里,唯取量不等,或不足半两或全部倾入,最后捧起酒坛摇而晃之。郑大师与方师傅看的目瞪口呆,待得举起酒杯,都各自闭目片刻,轻轻嗅之,复一饮而尽。杯酒入喉,郑大师圆睁双目盯着方廷本看了半晌道:好小子!如此难喝的酒亏你还摆弄半天!方师傅喝问:说实话,偷了老子多少酒喝?!

    此后,方廷本便开始跟着郑大师学艺。一个倾囊相授,一个刻苦好学,到了方廷本一十六岁那年,便进了茅台酒厂,正式拜师,成为郑大师关门弟子(当地俗称"幺徒弟")。酒厂设备齐全,各年份、香型基酒取之不尽,方廷本自是如鱼得水,很快熟悉掌握了酿酒全套工艺,加之腿勤嘴甜,又从其他老师傅那里学到不少心得,调酒勾兑水平更上层楼,成为郑氏酿酒技艺第七代传人的标志性人物,以此得了个"方老七"的雅号。方老七念念不忘郑大师的心愿:把"成义烧坊"古法工艺传承下去,让酱香酿酒回归正途大道。酒道漫漫,唯诚心真情者方能领悟妙境。

    1984年,改革开放之风席卷全国。方老七对半工业化生产模式心中早有微词,借此良机,辞职离开茅台酒厂,建起茅台镇第一家私营酿酒厂,正式恢复注册"成义烧坊"商标。此后,方老七将大半精力投入在如何继承发扬古法酿酒中,从选料到勾兑的每一个环节上都严格恪守传统标准和工艺,尽三十年呕心沥血,不但尽得古法,领悟出酒道之妙,更悟得郑大师所言酱香"七味"真髓,终至大成。得七味之妙,方老七净手焚香精心调化出一坛佳酿,敬奉于师傅灵前,发誓有生之年必倾全力让"成义烧坊"再现辉煌。

    以情入酒成七味 对酒当歌行无疆

    人生开门七件事"柴米油盐酱醋茶",是为"七俗"事。又有"七雅"事,"琴棋书画诗酒花"。酒在"七雅"之中当可称冠。君不见,贩夫走卒或不晓琴音画境,文人雅士也难尽知棋道书意,唯美酒在樽,莫不喜而饮之。人生又有"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"之七情,虽圣贤而不免。七情勃发之际又莫不以酒舒之、平之、扬之、抑之,可见酒之为用大矣!方老七从郑大师所得不仅有秘不传世之独家制曲配方,更有不断探索酒道之独特思路。郑大师常言:茅台能酿出美酒,大半是天地造化之功,酿酒师切不可以些许成就而沾沾自喜,忘乎所以,不过是尽了一点遵循天道,法乎自然的本份。人间物事,无论大小,皆暗合天道,凡我等酒师,每日与酒相伴,却不可溺于酒,酒味在酒中,酒意在酒外。然天道有情,以情入酒方能忘形而得意,洞窥自然之道。

    数十年岁月,方老七始终遵循师傅教诲,不放过每一个细节。从端午踩曲用男用女之不同到河谷高粱与坡上高粱间细微差别,从窖藏温度、寒热变化到勾兑手法、时间长短,无不殚精竭虑,究其本源。最终总结出"天、地、窖、水、洞"五藏法,进而分"酸、甜、苦、涩、糊、枯、格(酱)"七种原味,以独特手法斟酌增减调制成酒。其酒闻之香而无俗艳之弊,饮之醇而少燥烈之恶,足可畅情适意,快哉无虞。

    "天藏"者,新春伊始,将上一年出甑新酒,初次盘勾,放于土坛中,置于日照之下吸取阳气,使酒中低浮点物质自然蒸发。

    "地藏"者,于次年夏,取经"天藏"之酒置于树荫下,昼享和风夜承雨露,吸取天地灵气。

    "窖藏"者,三年秋,将"地藏"之酒搬至百年恒温老窖内,深埋地下,仅露坛口,下接地气以吸收茅台特有朱砂土质中有益分子。

    "水藏"者,入冬,取窖藏之酒用大罐放入水塘一年,以去酒中多余之燥气、土性。至此,酒质老熟,酒中有益分子由动至静,由分散而交融,方可谓温蕴醇厚之陈酿。此四藏过后,再由酒师施以妙手绝技精心勾兑封坛。

    "洞藏"者,将封坛之酒藏于山洞之中。山洞弯曲深阔,壁间偶有灵泉渗出,储酒处有清冽之气而无寒意。此时只只酒坛宛如处子,静而待发。

    "成义烧坊"恪守百余年古法酿制而成,复经方廷本大师七味调制、"五藏"合一,已堪称酱香神酿。宴饮之际,自当循酒道而行,以免暴殄天物。

    其一,开瓶醒酒验其真。方大师认为,封坛前应严格把握酒分子与空气接触时间。时间稍长则酒液中和过于饱满,此酒虽开瓶即饮不会辣舌涩口,却不免减了几分醇厚。故饮用"成义烧坊",需在开瓶后徐徐晃之,激活酒分子,再令其甦醒约二十分,则中和适度,即保持醇厚之味又多一层鲜活跳脱之口感。

    其二,斟杯荡香观其色。传统工艺足年酱香酒,颜色微黄,酒体粘稠,自然挂杯,并沿杯壁缓慢向上蔓延。酒越陈,特征越显著,盖因酱香酒中大分子聚合之表面张力所致;

    其三:入口咂香品其味。酱香酒品鉴由四个环节构成,谓之一嗅,二抿,三咂,四呵。

    嗅:将倒入酒的杯子在鼻子前一晃而过,轻轻吸入,会闻到好酒优雅的香味,恰如品茶嗅杯。

    抿:将酒杯送到唇边,轻巧地、缓缓地呷一小口,从舌尖慢慢滑到舌根,均匀布满口腔,同时用舌尖在口中转动,细细品味。此刻,舌尖甜酸,舌侧微涩,舌根微苦,咽部微辣;继而,酒香充溢口腔,顿感酒体丰满,酒香绵长,口感醇和,神清气爽。酱香酒"酸、甜、苦、涩、糊、枯、格(酱)"七味格局恰如人生,令人回味。

    咂:让酒顺舌苔自然咽下,嘴唇自然发出咂或嗒之声,喉咙、食管感到和顺柔和,继而胸腔温暖,如和煦阳光;陈年老酒则暖气生于丹田。

    呵:待酒入喉后,循自然呼吸节律,迅速哈气,此刻,酒气自鼻腔喷香而出,绕鼻循环,酒香不绝。

    其四:空杯留台嗅其香。饮用"成义烧坊"之杯,醇香气滞留不散,绵绵不绝,沁人心脾。盖由酱香酒聚合大分子酒精、多种含有芳香气味的酯类等挥发速度慢所赐。

    正是:

    酒逢知己千杯少,诚信成义饮烧坊。

    达者方解此中味,对酒当歌行无疆。

     

  •        下一篇:传承传统工艺
    关于我们    |    公司动态    |    销售网络    |    招商加盟
    分享到:更多
    版权信息:七星彩秘诀_南国七星彩论坛_大公鸡七星彩          技术支持: 贵州龙网科技